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本刊策划 > 本刊策划 >
本刊策划

让情欲从舌尖流动

时间: 2016-03-03 11:02 作者: admin 点击:
一个女孩刚刚开始谈恋爱,想学一门绝活儿牢牢抓住男人的心,于是在网上论坛谦虚讨教:“做饭与做爱,哪个更重要?”有人回帖说做饭重要,因为“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就要先抓住一个男人的胃。”有人反对,坚决主张“放下厨刀,立地成妖”。更有过来人施施然总结:“核心竞争力无非是做饭与做爱,要双管齐下!”
古人所说的“食色,性也”,也挑明了做饭与做爱在男女生活中的不可或缺。食与色,都是本能欲望,也都是感官享受。饭与爱,同样需要精雕细“做”,用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,将日子过得细水长流,安稳美好。


【时代篇】
年代秀:我看做饭与做爱
 
每一代人都有着不同的生活体验。做饭,从糊口度日到吃饱吃好;做爱,从半推半就到花样迭出。在这两条生活的轴线上,不同年代的伴侣,他们的感受既有时代的烙印,又有个性化的领悟。光阴流转,食与色,见证了人们生活方式的变迁。
 
可以不做爱,不能不做饭
受访者:莫成,男,50后,工程师,现居武汉
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,在那之前,我已经与同村的姑娘订下亲事,上大学期间,我们举行了婚礼。新婚之夜,我战战兢兢的,倒是泼辣的妻子主动帮我脱下了衣服。那会儿,越是市井或者乡村,对性反而越开放。
我这一辈子最好的性事都在结婚后的那个寒假了。暑假再回去时,妻子已经怀着儿子,亲热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。
我毕业后在县城七八年,妻子才迁到城里与我一起生活。那时候,儿子已经10岁,女儿6岁。我们一家四口住在一间用三夹板隔断的屋子里,大部分时间是女儿跟妻子睡,我跟儿子睡,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机会让我们亲热。再加上家里花销越来越多,过日子的重心就是如何维持好一日三餐,让孩子们吃得好长得好。做爱倒成了奢侈品,有当然好,没有的话也不至于过不下去。
现在,我们退休后住在儿子家,生活的重心又转到了孙子身上。虽然有了钱也有了闲,但外面的食物越来越不干净,我们的重心任务依然是,为孩子们做好每一顿饭。
至于性事,一两个月一次吧。

做饭与做爱都成了可有可无的事
受访者:吴婉萍,女,60后,公司会计,现居广州
在我生命的每个阶段,做爱与做饭的关系都不一样。初婚时,两个人欲望高涨,恨不得夜夜春宵。有了孩子后,首要任务就变成了做饭喂孩子,婚姻中的各项活动排名如下:做饭,照顾孩子,做家务,做爱。等到孩子上高中住校后,又变回两个人的生活,各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,消磨时间。比如说,我晚上会去跳广场舞,老公则会跟人下象棋。
饭也是要做的,但可有可无吧。高兴了,两个人下碗面就行;不高兴了,出去随便吃点。有时候,我们就各捡自己喜欢的菜,用自己喜欢的方式,自个儿做自个儿的那道菜,互不干涉。
而做爱,也可有可无,两个人的兴趣都在减退。我迷美剧侦探片,常常在网上看到深夜,而老公则迷球赛,也要看到半夜,为了不打扰对方,我们干脆分房而居。当然也不是不做爱,随机做一回吧。

风花雪月搅进烟火味
受访者:张鸣,男,1969年生,自由职业,现居洛阳
刚结婚那阵,我和妻子根本没把做饭当回事。那时我从机关下海,她则离家闯荡,我们漂过大半个中国,激情饱满,出门就是拼钱,回家就是上床,其余皆可省略。
不久后请了保姆,换一个城市就换一次保姆,专管做饭。那时觉得爱情是很纯粹的事,拼钱之余携手游玩,然后回家吃饱了上床,床的交响曲就是爱情的主题曲。
后来买房定居下来,有了孩子,妻子不得不朝着“贤妻良母”的方向发展,煮饭教子成了她的主业。有时看着她撅着嘴忙来忙去,心里不禁暗想:到处飞的美女变成屋里做饭的,这就是女人的命吧?
当所有伟大理想全都凉下来,人也年过四十,试着回报妻子的第一件事就是做饭。其实在这方面我很有天赋,每次认认真真做着饭菜时,总会自己琢磨:一个男人,全心全意为妻儿做一顿饭时,才算得上成熟。
我下厨房是妻子最高兴的时候,她帮着打下手,说说笑笑。情绪好了,到床上也格外缠绵。一起做饭,一起做爱,夫妻之乐莫过如此。

如狼似虎年纪,饿
受访者:梓青,女,70后,家庭主妇,现居上海
谈恋爱时,老公白天最喜欢问我:“今天吃什么?”晚上则是雷打不动地你侬我侬,天天都要进行床上运动,也不知道累,梅开二度是常事。
体力消耗得多了,要食补。为显贤妻本色,我天天翻菜谱,隔三差五就给他炖一盅猪腰汤。做饭成了我最享受的事,看他吃得有滋有味,倍儿有成就感。
后来怀孕了,性丢进了禁区,吃成了我的头等大事。这下轮到他东家西家取经,汤汤水水端上来。我吃饱喝足,媚着眼撩拨他,他唐僧一般有定力,瞪着我的大肚子:“不要吵我儿子睡觉!”
宝宝出生后,每天照顾娃吃喝拉撒,累得浑身散架。饭,胡乱吃;爱,没劲做。
前两年,他开了个小工厂,忙死。每天问他回来吃饭吗?回答永远是“不一定”。有时候晚上精心烧好一大桌菜,打电话让他早点回家,答案通常让人失望。至于床上那点事,我都快想不起啥滋味了。有时也会撒娇:“喂,是不是该交公粮了?”他惊奇诧异的眼神,真叫人生气。
我这般如狼似虎的年纪,做爱跟吃饭一样重要啊。破老公,什么时候才能明白?

用心才能“做”出好味道
受访者:康慕蓉,男,70后,计算机编程员,现居沈阳
    我和前妻结婚10年,有8年的时间在争吵中度过。我们吵的主题只有两个:她蹩脚的厨艺,她在床上的木然。离婚之后的几年,我陆续交往了几个女友,人慢慢成熟起来,开始反省:我的婚姻失败,究其原因是彼此都没有用心去对待对方。
我痛定思痛,对待女人开始小心翼翼。以前不喜欢前妻做的饭菜,张嘴就数落;只要自己有需要,上了床就死缠烂打不达目的不罢休。现在断不敢这样了。
说说眼下吧。同居女友比我小三岁,我们各方面都比较和谐,打算年底结婚。说起来,让我真正想要定下锚来过日子,是因为一碗面。那是恋爱几个月后第一次上她家,两个人干柴烈火到了半夜,我忽然觉得饿。女友让我去洗澡,自己钻进厨房。等我洗完出来,一碗香喷喷的冬菇火腿面摆在桌上,我心里那个感动啊——那真是我吃过的味道最好的面!她眼里的那一汪柔情也是我从未见过的。第二天一早,我趁她洗漱,给她煎了两个荷包蛋。女友后来说,她是因为那两个黄澄澄的荷包蛋,对我铁了心的。

一道菜就是一种情调
受访者:苏锦瑟,女,80后,编辑,现居北京
我和老公都是吃货,区别是,他不仅馋,还做得一手好菜。交往3个月时,他给我做了一盘非常美味的香辣鸡翅。80后的女人都没几个会做饭的,何况男人?老公的形象从此在我心中异常高大。我暗想,如果能够嫁给他,那就可以天天吃好吃的!
吃饭时,他笑嘻嘻介绍:“这道菜叫吮指鸡。”我一边拎着鸡翅,一边傻乎乎地问:“为什么叫吮指鸡?”老公坏坏一笑,把我油乎乎的手指塞进他嘴里吸允,顿时一股电流席卷全身……我心里默念:“这个貌似老实的男人,竟然这么邪恶,这么……性感!”
吃着吃着我俩就吃成了夫妻。两个人都是独生子女,各有各的个性,婚后矛盾其实也不少,但老公每次都能用美食把我摆平。有一次吵架,我气得差点儿离家出走。大晚上的,老公系上围裙马上下厨给我做了一盘拔丝地瓜。地瓜炸得金黄,糖浆酥脆,甜而不腻,好吃死了!甜食让人心情愉悦,我吃了几块就消气了。老公趁机温情脉脉地说:“咱俩要像拔丝地瓜一样,缠缠绵绵到天涯。”当晚,老公做了一个比拔丝地瓜还丝丝缕缕缠绵无比的前戏,我真觉得这种欢愉简直可以一直到天荒地老。

爱她,就为她做做饭
受访者:木子,男,1985年生,网络设计师,现居南宁
女友去异地读书两年,我的性生活中断了,泪。好在,我化悲愤为力量,正积极习练厨艺,希望她回来的时候能品尝到我为她做的“满汉全席”——她很少下厨,大多是我做给她吃,她负责洗碗。
其实开始我也不会做饭。不会我就学,起初她抱怨不好吃,没有办法,不好吃也得吃啊,下馆子不是长久之计。我不断增进厨艺,女友越来越常夸赞我,也越来越依赖我。她最喜欢吃我做的酸甜排骨,我反复试验了好多次,几乎每种方式都做过了——哪怕以后我们不在一起,她吃到这款酸甜排骨也会想起我吧。
做爱具有征服一个女人欲望的魔力,做饭则有一种让女人无法离开你的神力。这是我最深刻的感悟。做爱那方面,不是自夸,哥绝对没问题;至于做饭,这年头靠女人做饭很难了,我们男人得备一手!

关于做爱与做饭的幻灭史
受访者:许晶晶,女,1984年生,记者,现居杭州
曾经,做爱与做饭在我的想象中是爱到极致才会做的两件事。因为爱,所以把身体交付;因为爱,所以把肠胃抓住。
年少时候渴望的爱情,是自己在炉灶前,爱人在身后,腰被双手环抱,耳畔不时传来亲昵的呼吸声。然后两个人围坐在餐桌前,红酒、音乐、食物、耳鬓厮磨,就是全部。在疯狂做爱前,做饭是增进亲密的最佳前戏。
等到大学里真正谈起恋爱,才知道做饭远没那么美好。首先,因为不在一个城市,两个人只有寒暑假才能在一起;其次,如果要做饭就要挑家里没人的日子;再者,两个人其实都只会吃不会做……好不容易做出两菜一汤,厨房已经一片狼藉。爱当然还是要做,做完了再起来石头剪子布决定谁洗碗——勉强算一种后戏吧。
毕业后,做爱与做饭成了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两件事。刚开始,为了找工作没时间恋爱。好不容易找到份工作稳定了,又没有恋人。再后来,恋爱的苗头都要夹杂着要不要考虑和对方成婚的盘算,就算有好感也不会轻易在一起。往往是相敬如宾做饭,不做爱;或者露水情缘做爱,不做饭。爱情成了一种奢侈品,婚姻是笼罩其上的一层阴影,而做爱与做饭成了它们之间的分水岭。

毫无关联的两个词
受访者:姜盈,女,90后,大学生,现居深圳
做饭与做爱有什么关系呢,为什么两者会相提并论呢?
要不我分开来说吧。做爱么,我还没有过,虽然我恋爱过,但还没到上床那一步。我的想法是,要与真正喜欢的人,感情到了某种地步才能做——嗯,我可能太传统了。不过我们宿舍里的女生大部分也都这么说,是不是这么做我就不知道啦,哈哈。我也会对性有美好的想象,最好那个人帅气,浪漫,体贴,口气清新!
做饭么,对于我来说,能填饱肚子就行。我是朋友圈中出名的泡面女孩。如果结婚之后,肯定要涉及做饭问题吧,我想,不论男女,会做饭的人还是会受欢迎的。但那个人是否会做饭,不会成为恋爱或婚姻的必要条件,要吃个饭太容易了,满街的快餐店,难的是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和他一起吃。
 
        
 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人们在拥挤的公用 厨房一起做饭,然后各自回屋分头做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,有时候就看能不能吃到一起、睡到一处。
 
 

快餐遍地的时代,年轻的小情侣毫不避讳地燃烧他们的激情。
 

【对比篇】
做饭与做爱的比较学
●风  子
 
再好的菜,也不能吃一千遍
你知道她的每一个敏感部位,她熟稔你的每一个动作,就算闭着眼睛也能一条道走到底。然而激情退却,两个人并排仰面躺下,心里却涌上莫名的失落。
再好吃的菜吃上一千遍也会变成噩梦。当爱成为一种惯性,虽然可以免去磕磕碰碰之苦,却也同时丢掉了探索发现之乐。要避免“审美疲劳”也非难事:多换换花样,偶尔制造一些怀旧或新奇的氛围,让生活充满情趣和新意。或者试试“饥饿疗法”,饿几餐再吃,保证吃嘛嘛香!

调料,终归还是调料
他将车停在一个路口,用手去探索她的身体。
“在这里?有人路过的!”她反对。
“嘿,要的就是这种刺激……”
半响,她一边穿衣一边抱怨:“车上太窄了,人家好难受——喂,你在想什么呢?”他还是懒懒地躺着:“浴室、野战、制服诱惑都玩过了,下次玩什么呢?”
油盐酱醋之类的调味品用得巧妙可以让一道家常菜增色不少。性爱中偶尔玩一些另类的调情游戏,也同样有助于增添性致。但千万记得:调料总归是调料,如果用来当饭吃,那可就败胃口了!

关心对方的口味
“给你看点好东西。”他一阵挤眉弄眼,开始播放精心挑选的欧美AV片,一双手也不老实了,在她身上顺势游走。她皱了皱眉头,还没有来得及反对就已经被扔到了床上。他央求她配合,拗出各种奇怪姿势。她心里不爽,又怕拂了他的面子,只好默默忍耐。
精心烹饪的大餐无人喝彩,实在叫人郁闷。并非厨艺不佳,关键的问题在于——你考虑了对方的喜好和口味吗?性爱是灵与肉的交融,是两个人共赴的盛宴,与其埋头酝酿,何不多多关注对方的需求,比如灯光,比如氛围,比如前戏,比如姿势……连KFC都知道根据区域人群特点调整口味,你还坚持在那里闭门造车吗?

情绪,不要让它如影相随
白天他挨了老板一顿批,索然无味的晚餐之后,坏情绪也跟着上了床。“今天看你心情不好,不要了吧?”她小心翼翼地问。“没事!”他嘴硬,眉头却没有展开。她看着他阴冷的脸,心情一下子被传染了,down到谷底。
俗话说,“餐桌上开战,胃病跟着来”。把情绪带到餐桌上,容易影响食欲以及造成肠胃功能失调。同样,负面情绪一旦跟着你上了床,就会成为性爱乐章中的刺耳噪音。

分餐,分床
听说分开睡有助于保持爱情新鲜,于是他俩合计分床而睡。然而第一天,她就因为听不到他的鼾声而一夜无眠。第二天,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:他在干吗?第三天,她忍不住了,跑到他房间发火:“你都不过来找我,是不是不爱我了?!”
分开吃饭,固然不用担心对方看到自己不雅的一面,但也少了分享的乐趣。分床、分房、分居,这股潮流对于保持夫妻双方“完美的距离感”和“神秘的新鲜感”确有可取之处,但也要因人而异——就像西方流行的分餐制未必适合国人一样。如果双方感情深厚,性生活处于平淡期,分床睡是一种调情手段;如果双方感情好,彼此有很强的依恋,分床睡反而带来不必要的困扰;如果双方处于感情淡漠或者紧张期,分床睡则可能造成更大的隔阂。国外有人发明了一种可以中间拉开的床垫,想分就分,想合就合——买不到?那就试试“分床不分房”或者“分被不分床”吧。



【妙语篇】
圣人、女人和男人的三句名言
●李  燕  (香港《成报》“谈性说爱”专栏作者)
做饭,解决生命维系的问题;做爱,解决生命延续的问题。做饭与做爱,都是人的本能欲望。有三句名言,与大家分享。
圣人说,“食色,性也。”
很多人以为“食色,性也”是孔子说的,稍微靠谱点的会说是孟子说的,实际上却是告子说的,“告子曰:‘食色,性也。仁,内也,非外也;义,外也,非内也。’”
告子认为“食色,性也。”孔子也说过,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”同样的,孟子也不主张去除人的好货好色之私心。可见,儒家主张尊重人性,希望大家做性情中人。食与色,做饭与做爱的源动力,来自人的两大自然本性,实属真情流露。
古来圣贤尚且如此,何况凡夫俗子。不管男人女人,饿了就要吃饭;男人要女人了女人想男人了,就要做爱。在这个男女交往空前密切的时代,能一起做饭就意味着有可能一起做爱,因为厨房转角就是卧房;而厨房,是做饭的地方更可以是做爱的地方,许多夫妻就在厨房找到了卧房找不到的新鲜和刺激。
女人说:“饭在锅里,我在床上。”
“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进得卧房”,这样的“三得”女人是男人心目中的终极完美老婆形象。对于一个在外奔波忙碌一整天的男人来说,暮色四合时分走出公司的那一刻,假若手机短信能滴滴响起,蹦出老婆的一句短信:“饭在锅里,我在床上。”那该多么安慰!锅里是丰盛佳肴,床上是秀色可餐——归心似箭,夫复何求。
男人难免心存幻想:一个女人要是真心爱我,即使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,也会冒着切破手指烫伤皮肤的重重危险,在厨房烈火烹油,乒呤乓啷,整出几味下酒好菜;同理,一个女人要是真心跟我过日子,即便从前床上像木板一块,也会暗暗使劲,找来教学大片潜心揣摩讨寡人欢心。但可惜的是,同时掌握了做饭与做爱两门必杀绝技的尤物,可遇不可求。
倒是有女人既擅长做饭又工于做爱,却是用来惩戒男人——譬如电影《双食记》里的出轨花心男,被老婆和情人合力用“食”与“色”这两把刀狠狠报复。多年前报上还刊过一则恐怖消息,说某德国女人一生谈了十几次恋爱,结了好几次婚,爱她的男人最后都被她做成各种饭菜吃掉,最后一任丈夫离奇失踪,警察去搜查她家时,发现冰箱里还冻着一条男人的腿……爱一个人爱到要把他吃掉,化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永远带着他的分子和味道,这也算是食与色之间极致变态的一种境界了。
男人说:“征服一个女人的心,从上面可以通过食道,从下面可以通过阴道。”
征服女人的心,从上面,须通过女人的食道,指向心脏,男人有一手好厨艺,肯定受欢迎;从下面,须进入女人的阴道,也指向心脏,男人有一身床上绝技,一定被迷恋。因此有男士发下宏愿,立志做一名让女人高兴得合不拢嘴、快乐得合不拢腿的男人!
时代变迁,从前女人做羹汤男人远庖厨,现如今放眼望去,身边的80后、90后人群中,善厨艺的女性真是越来越少。这时分,假若一个男人很会做饭,在感情角逐中胜出的可能便陡然多出三分。
而在床上,男人的雄性力量主导着做爱的战斗场面,持久力、爆发力和各种姿势的攻击组合,构成了一场没有硝烟只有汗水和呻吟的近身肉搏战。内有真情意、外有真功夫的男人,对女人的魅惑吸引不可小觑。
简而言之,既善于做饭又擅于做爱的男人,魅力无比。男人真要有本事,就好好满足女人的身体,从而彻底征服一个女人的心。
 
【影视篇】
从“吃饱”到“吃好”,是一种生活姿态
●曾小亮(知名两性情感作家)
   
 

“饱暖思淫欲”这句古语表明:一个人如果饥肠辘辘,就得先解决温饱问题;只有吃饱了,才会心生欲望,进而追求性的欢娱。换句话说,食所代表的生存之欲要大于性之欲。所以,在描写美食与情欲的电影中,主人公一定是生活优渥的男人女人——正如马斯洛“人的梯级满足”理论一样,有品味的性欢乐是人们在满足了基本生存需求之后更高层次的追求。
在那些将食与性联系在一起的情色电影中,做饭与做爱呈现出千丝万缕的关系,它们相互交织,描摹出一种精致的生活态度。
做饭与做爱的关系之一,是食物可以成为前戏与调情的方式。
在被称作“性爱教育片”的《爱你九周半》中,金贝辛格裸着身子躺在厨房的地板上,冰块融化的水珠顺着她的曲线滴滴流淌,米基洛克在她柔美的躯体上涂抹着樱桃、西红柿、辣椒和蜂蜜捣成的果酱……男性观众每每看到这里都会不由自主地咽下口水。这类似于一场性爱人体盛:在爱侣身上放上美味珍馐,让对方变成一道性爱大拼盘,然后借着吃大餐的机会,吻遍对方全身的每一处。
利用食物助性的方式还有传说中的冰火两重天——含着冰水口爱或者用冰块刺激对方出现震颤效果;牛奶浴——用牛奶舔遍全身;善用调料——在丰乳上洒点糖粉、淋上乳酪,在阳具上涂抹橄榄油,绝对滋润,绝对销魂。
做饭与做爱的关系之二,是食物本身所具有的催情效果。
在《感官之旅》中,女主人公认为嘴唇、舌头与生殖器内都有相同的神经感受器,在她看来,任何食物都具有性催化功效,外形酷似阴茎的黄瓜、海参、香蕉,以及牡蛎、无花果之类的“阴性食物”,都是撩拨情欲的绝佳工具。《欲望都市》里也有这样的情节,凯瑞等人参加一个性爱玩具PARTY,被琳琅满目的人造阴茎深深吸引,其中也不乏可以入口品尝的。食欲与性欲交织,构成一场感官享受的盛宴。
    做饭与做爱的关系之三,是做饭可以成为性爱的象征意义。
电影《饮食男女》中,逢重头戏必安排在饭桌旁。导演李安在片中不断强调饮食与男女关系的丝丝入扣:当老父亲突然宣布自己要和年轻女子结婚时,他的味觉恢复了;女儿被父亲驱逐出厨房,变成叛逆女性,私生活也大为开放——摆在明里的吃,潜在暗处的性,彼此呼应,充满了生活的象征意味。
    从做饭与做爱之间的种种关系不难看出,食的不可或缺性要大于色,而色的精神追求又大于食,所以越是盛世,越是弥漫一种奢靡的性文化。保守派也许会看不惯,但这恰恰是人类生活进入更高层次的表现——现世安稳之后,人们才会追求更加精致、享乐、唯美的生活。只是,奢靡过久,难免空虚。正如同钟摆来回一样,在对性的无尽追逐中,人们会发现,如果把“食色,性也”发挥得太过淋漓尽致,重口味吃腻了,又会怀念起从前的小清新。
对于安稳盛世中的性来说,有两件事不得不提:一是像节制暴饮暴食一样,人们需要偶尔节制性来保持生命的能量;二是效仿从只求吃饱到追求吃得精巧,做爱也需用从一个荒芜很久又突然放纵的性爱暴发户中进化出来,慢慢地把爱做得精致美好,讲究格调,意味深长。
 
【两性篇】
一起做饭一起做爱
●裴谕新
(中山大学社会工作系副教授,香港大学女性研究博士,两性关系专家,微博“人工造春”)
 

中国人特爱拿情欲与胃口作比较,重视饮食文化,传统未曾断裂的广东地区尤甚。香港大学的何式凝教授做情欲研究,用来热身的第一个话题常常是:“good food与 good sex,你觉得哪一个重要?”这问题不在于最终答案是什么,关键是人们从谈论食物开始谈论性,轻松便利。“饱暖思淫欲”,听起来性爱是生理需要中最后的一环。那么在日渐富裕的社会里,对食物的需要不再是果腹那么简单时,对性爱的需要也就跟着复杂起来了。
做饭与做爱是怎样的关系呢?从当下流行的《美女私房菜》之类的节目可看出些端倪。大多数中国男人的性幻想中,手捧美味佳肴的美女,可能比身穿比基尼搔首弄姿的美女,更让人心荡神摇。原因在于,美女烹制美味这环节,虽然也需要经验、技能、气力,更多体现的是“用心烹制”这样一种屈从与奉献感,不像比基尼美女只热衷展示自己。做饭里面有人际关系互动,这种互动的基础是以一方付出很多努力来讨好另一方为基础的,通常被讨好的一方是男性,至少在日常的两性关系里如此。反之,做爱这项运动也需要经验、技能、气力,男人在里面往往扮演着一个主动的角色,并以此为乐。如果做饭与做爱成为一个配套的活动,看起来双方都没有什么委屈:先是女人做饭以讨好男人的胃,抓住他的心,接着是男人奉献出自己,用身体与技能讨好女人。
可惜生活从来就没有这么简单。有人视做饭为畏途,有人乐此不疲,不论男女。虽然因为长久以来家务分工的习惯,男人极少下厨,但对于那些“有两把刷子”的男人来说,但凡出手,必定是要做出花样,让吃的人啧啧称赞。做饭,对于他来说不是日常职责,而是偶尔为之的才艺。他付出,他快乐,但一定要有掌声。反过来看女人,除了极少数天天把自己的菜发上微博的厨艺狂人,大部分不得不灰头土脸埋在厨房,对于每天的作品只要家人不发出抱怨就是极好的称赞了。
做爱自然也不会有观众的,做爱的乐趣在于即时得到的生理回报。男人的生理结构和大多数由他们控制的做爱方式,决定了这是一项对男人十分有益的活动。女人呢?据统计很多女人都在佯装性高潮,为的是不毁灭男人的自尊与自信。作为长期的生活伴侣,一方面做爱的次数大大降低,另一方面做爱的质量也差强人意。前戏、后戏省略不计,就连核心部分也是以男性快感作为主宰的,难怪很多女人会借口累而不愿“尽义务”。男人奇怪:“又不要你动,躺着都会累?”殊不知,女人那是捂着自己的真实感受捂得累啊。你问一个比较尊重女人的男士,他会在一桌自己不喜欢的饭菜面前真实表达自己的感受吗?稍微有点生活技巧的男人都不会直接批评女人做菜的手艺,尤其是这个女人满怀希望等候表扬的时候。这餐桌上的道理搬到床上也一样,女人面对不会做爱的男人,大多也只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感受。
幸好,一个可喜的态势是男人也开始用厨艺去抓女人的胃了,而女人也开始在床上表白“我喜欢这个、那个”,更勇敢的人还会教导男人如何给自己快乐。杂志上开始出现男人系着围裙做出诱惑姿态的照片,女人也可以对男人的床上技艺进行小范围内的比较,比如闺蜜之间。这样的变化,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女人经济地位的上升。如果一个男人你不靠他买房买车买花戴,跟他在一起还不就是为了开心吗?让他讨好自己当然比自己去讨好他来得更开心,不管是在卧房还是在厨房。
做饭与做爱,说到底都是通过生理满足的方式去建立更好的亲密关系,付出是为了得到,彼此才能平衡。绝对的独立缺少互动,过分依赖造成压力,唯有把握好你来我往的度,才能有让人舒服的分寸。你做饭,我做爱,你做爱,我做饭,或者我们一起做饭做爱,要的就是那份关怀,感受到了,还要好好表达出来。